广州新闻--家庭照护能力培训试点落地外滩街道长者照护之家

- 编辑:admin - 点击数:995

广州新闻--家庭照护能力培训试点落地外滩街道长者照护之家

本篇文章2182字,读完约5分钟

选择在家庭和社区养老的老年人经常面临“没有疾病、没有健康、没有康复”的困境。本月,为了更好地建设“无墙养老院”,外滩街老年护理之家启动了“做一个居家养老的人”的试点培训。专业的健康自我保健和管理课程将定期“发现”老年家庭的大门。

没有“用灯笼看”的专业课程

「我们服务过的很多长者都表示希望在家中照顾长者,但同时他们也希望有人协助解决吃饭、吃药、洗澡和搓身体等问题。如果不依靠专业的养老机构,如何满足老年人的迫切需求是一个问题。”外滩街道敬老院院长、上海市蜜蜂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徐亚锋表示:“在老年病防治、老年病后康复管理等专业现场服务内容上,相关护理人员的差距仍然很大。”

为进一步落实上海市“十三五”老龄发展规划,充分发挥家庭养老的基础作用,着力提升社区公共养老服务设施的辐射效应,着力完善社区居家养老网络体系,切实提高社区养老服务能力和水平,“做老——提高家庭养老能力”培训旨在加强社区非正式养老服务体系的培育和发展,以照顾者家庭为主要培训对象。考虑到老年人自理能力的提高,应努力建立照顾者社区支持系统,鼓励更多的家庭照顾者和社区志愿者加入家庭照顾团队。通过“身体在行动,心灵在呼吸,精神在快乐”的三位一体集中教学和个别辅导,对老年家庭给予了充分的关怀支持和家庭指导服务。

据报道,以下六类人员可以报名参加免费培训课程:60岁以上轻度残疾的老年人及其家庭、享受家庭服务和长期护理保险的老年人及其家庭、需要家庭护理的老年人家庭以及家庭条件困难的家庭。需要自我照顾的老人如低收入保险、空老巢和希望学习专业照顾知识的纯老年人进行自我照顾和照顾老年人试点培训课程分为三类:家庭照顾培训课程,计划100个名额;自我预防护理指导,拟定20个名额;定制的家庭对家庭指导,吸引了10个家庭。这些课程由具有专业康复护理资格的讲师亲自授课,每个培训期不少于一小时,从饮食和喂养技能到生命体征监测和急救知识,为居家老人的舒适和安全点亮了一盏指路明灯。

专业护理涵盖最后一英里

老年护理院作为社区公共养老服务设施,在提供的服务方面,提供了一种嵌入社区的短期维护模式,不同于日托中心和养老院,涵盖了老年护理服务的“最后一英里”。

位于黄浦区山东南路46弄1号的外滩街敬老院自2017年6月正式投入运营以来,已获批准提供46张床位和48名老人;目前,共有28名登记的老年人,平均年龄为85岁。据统计,大部分居民都是老年人,有以下四种需求:一是打算留在养老机构,但他们犹豫不决,希望经历和过渡一段时间;一类是重病后正处于康复阶段的老年人。医院不能长期生存,他们回家时缺乏康复和护理条件;一是家庭需要离开一段时间,而老年人需要一个地方暂时接受;一个是最近丧偶的老人。

徐亚锋告诉记者:“作为一个以综合护理为特色的养老院,我们的团队以康复为核心,以护理为基础,以健康和乐活为支撑。”为老年人提供“五S服务”,即真诚、快捷、认真、微笑、跟踪。”在上海市社会福利行业协会的指导下,外滩街道作为本次试点培训项目的主体,将通过参与社区宣传、教材编写和学生筛选,充分发挥居委会和敬老院靠近社区和专业队伍的优势,确保培训过程和课程完成情况的评估。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试点培训中定制的家庭对家庭指导课程将为10个社区家庭提供不少于20次的家庭对家庭咨询,并根据老年人及其家庭的情况提供心理咨询、自我护理管理、护理技能指导和实践培训。外滩街道服务办公室的工作人员简单地说:“对于记忆力差的老人来说,上课记笔记可能不是最适合他们的教学方式。能够在自己家里接受专家指导将帮助他们更好更快。掌握护理技能。”

康复、保健和“心脏”

多元化、人性化的社区养老服务不仅解决了许多老年人及其家庭的生理问题,也使老年人在社区中生活舒适。

来自外滩街道昭通小区的老人孙根全(音译)在养老院找到了自己的“春天”。88岁的爷爷孙去年八月住在养老院,他谈起这里的生活赞不绝口。原来孙爷爷的腿脚不方便,走路要拄拐。过去,他与女儿和女婿住在一起,但他没想到他的女婿会在一场疾病后崩溃,他不再有能力24小时照顾老人。孙爷爷年纪很大了,听说街上新开了一家养老院,提供床位和24小时康复服务,于是他赶紧去“做样品”。“这里的环境比我想象的还要干净。我马上报名了。”他说:“退休前,我参加了单位团委的宣传工作,喜欢画国画和出版报纸。在我来到养老院后,我仍然没有放弃这个爱好。平日我用铅纸和粉笔画画。你看,院子里墙上的许多作品都是我的笔迹。”孙爷爷也喜欢给眼睛不好的老朋友看报。他希望将来成立一个老年人读报小组,向大家介绍一下中国自十九大以来的新气象。

强美英奶奶是豫园街广府居委会的居民。作为一个独居的87岁老人,她已经上幼儿园7个月了。谈到她住在养老院的经历,她真的“被风险惊到了”:“我有骨刺和关节炎,走路不方便。”我一直期待着养老院的正式运作。去年,在医院调整了处方后,我出现了药物不适和胃部大出血。一个人生活,我失去了知觉,瘫在家里。醒来后,我给儿子打了电话,被送到医院进行急救。我住院三周。出院后,我直接去养老院登记。”来到敬老院后,强奶奶在这里和老朋友团聚,平时和老姐妹们聊天打牌,告别了独居的孤独。她特别喜欢来这里看望老人的志愿者,尤其是外滩街上的文艺队和学生朋友:“看着他们唱歌跳舞,他们的心总是温暖的,好像他们还年轻。”